APP下载|官网注册|首页

法制生活网 > 法治人物 > 正文

爱岗心如痴 爱民情似火 追记十堰市公安局张湾区分局民警常武

来源: 法治网 2022年04月08日

 

  50岁生日那天,湖北省十堰市公安局张湾区公安分局民警常武在办公室录了段庆生视频,发给妻子。

  

  这阵子,妻子翻出这段视频,看一遍,哭一遍。

  

  3月11日,常武曾工作过的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8楼荣誉室里,他的模范民警铭牌底色由蓝换黑。

  

  3天前的凌晨时分,常武突发疾病去世。

  

  似火

  

  说起警校老同学,夏德鹏其实“挺烦”常武。

  

  1990年7月,夏德鹏和常武一起到十堰市公安局张湾区分局花果派出所报到。入所第一天,俩人就“干”上了,不为别的,就为抢“活”。抢不到“活”,山东大汉体型的常武还会悄悄抹眼泪。

  

  1991年4月,花果派出所辖区发生一起恶性命案,嫌疑人逃匿,专案指挥部组织民警分两路追捕。抓捕组由夏德鹏负责。案情分析会上,常武多次强烈要求参加行动未果,哭了。

  

  夏德鹏他们破案抓回嫌疑人,本想着在常武面前炫耀炫耀——“谁知道,他小子在这期间破获了一起系列抢劫案,带队把多名嫌疑人全部抓获。”

  

  办案质量比拼上,夏德鹏至今记得俩人分别作的第一份讯问笔录。“他本来就字写得比我好,错改按手印的地方,我有15个,他就2个。”他说。

  

  两人还争案件线索。家离派出所不远的常武,选择住所里单身宿舍,就在夏德鹏隔壁,“就是为了抢一手线索”。

  

  更让夏德鹏“烦”的是,常武破了案子之后的“嘚瑟劲儿”。破了大案,夏德鹏多是喊两嗓子、蹦几下,可常武不是。喜欢玩吉他的常武,破了大案或突破了案情,会凌晨5点起来弹快节奏,吵得夏德鹏直骂他“神经病”。

  

  到茅箭区公安分局工作后,话不多的常武,嘴边的话是“又破了个大案子”。

  

  有一次,常武在电梯里碰到了现任十堰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的夏德鹏。

  

  “老夏,我又破了个大案子!”常武上前一拍夏德鹏肩膀。

  

  “啥大案子?”

  

  “这,不能说。”

  

  “你都50岁的人了,破个案子,咋还像个孩子?!”夏德鹏看着眼睛熬得通红的常武又气又爱。

  

  如雨

  

  2017年,因工作原因,茅箭区委政法委副书记徐艳与常武成了好搭档。

  

  常武用心待人、以情动人做群众工作,徐艳看到过很多回。

  

  一次,一位工作对象、90多岁的婆婆给常武打电话抱怨:“你咋还没来看我?知道你常加班,我弄了些点心,你过来拿。”

  

  原来,常武平日里有空就拎箱牛奶、提斤水果,去婆婆家走走、看看。时间久了,俩人无话不谈。

  

  还有一位得了乳腺癌的工作对象,很是执拗,徐艳他们上门做工作没少碰钉子、吃闭门羹。可常武却能把门敲开。常武没啥“秘密武器”,不过是真心以待。这名工作对象做手术后恢复期间,常武去医院看望了3次。

  

  常武“徒弟”、茅箭区公安分局民警商行常感到师傅的温暖和以身作则。

  

  常武自己加班看案卷材料,到点儿却要商行等年轻民警回家,“你家孩子还小,回去多陪陪”。不过,常武多会晚上9点半左右给商行电话,复盘一天工作、商量明天安排。

  

  商行仍清晰记得,2021年11月18日,那天他正好值班。外地警方来十堰抓捕嫌疑人,需要协助。常武带着外地民警忙活了一天,夜里11点多才回来,手还因为抓嫌疑人时被门夹肿了。

  

  像山

  

  2021年12月15日,常武从茅箭区公安分局调到张湾区公安分局。

  

  到张湾第一天,常武就找到局长和政委,跟张湾区公安分局“情指勤舆”合成作战中心负责人费韬“抢地盘”。最终,常武如愿在合成作战中心占了个席位。

  

  两个多月来,常武很少在5楼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常在一楼合成作战中心研判情报。

  

  翻阅常武的战果,费韬很是佩服——80余人每人一个文件夹,编号、地点和研判报告清晰明了。

  

  常武办起案子常会“沉浸式”。2019年侦办一起案件时,常武耐着性子拿着镊子将嫌疑人扔进垃圾桶的纸条碎屑一块一块拼凑复原,为侦破打下坚实基础。

  

  常武的干劲儿,影响着来者。

  

  3月7日,常武带着张湾区公安分局民警郭栋梁、胡威在外跑了一天摸线索。下午5点多回到分局,常武要两个年轻人先回家,自己再把线索梳理梳理。

  

  37岁的郭栋梁看不下去了:“我30多岁都有点扛不住了,想着他50多岁了,跑了一天还要加班,更吃不消。”

  

  晚上快10点,常武给胡威打电话,兴奋地说“窝点终于摸清了”,并商量部署第二天工作。

  

  张湾区公安分局一楼监控显示,3月7日晚上10点03分,常武才离开。

  

  第二天上午,胡威和郭栋梁早早来到分局,常武办公室门关着,合成作战中心也没看到人,很不正常。9点多,消息传来,常武走了。胡威一下子懵了。

  

  同样感到不可思议的,还有常武的妻子。

  

  孩子出生不到40天,常武上专案,一去就是1个多月。妻子忍不住,抱着孩子找常武“闹”。可一进门,看到高过头顶的案卷背后胡子拉碴的丈夫,她啥也没说。

  

  后来,妻子听常武同事说,他办的这个专案解救了很多无辜少女,“也就慢慢理解了他”。

  

  3月11日追悼会当天,妻子惊讶于有那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来送常武。

  

  个人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常武的荣誉竟如此多。

  

  去年,妻子跟常武开玩笑:“干满30年了,干脆提前退休,回来给我当个专职司机,给你开双份工资!”

  

  “不是钱的事儿!”常武直接说了一句,没再说啥。

  

  现在,妻子知道,常武是“舍不得那一身警服”。

  

  如今,常武的第一任所长、花果派出所原所长王小卫给出评价——他就是一名很纯粹的职业警察。


胡新桥 刘志月
编辑 郑滔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