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官网注册|首页

法制生活网 > 文化理论>文化 > 正文

【随笔杂谈】天凉好个秋

来源: 法制生活报 2021年10月14日

  夏日的盛筵已散。


  曳藕牵丝的,仍然是盛筵上的谑语浪笑。一张张生动的脸,随列星般的火把灯笼一一坠落。星光微茫时刻,单衣试酒的凉意,给眉宇间的英气添上萧索,剑锋上的青光也凛然了。悄然独吟的人,闪闪烁烁的一夕凉意,使他不胜对岁月的惊惶,不再莞尔独笑。


  夏的余温依偎在一夜头白的芦苇间,虫声助愁,更踏上更高的音阶,把雾千呼万唤叫到无尘的水槛前面来。


  秋,总在水碧沙明的时刻,随人在林下坐卧,掺它浓翠夺它黄地把树木削繁就简。惜花人去,剩蕊残葩,空随流水。中元节,恍惚间听矮墙外窸窸窣窣有人曳衣而过,多情便诱人以为是聂小倩了。


  踮脚偷窥,一点踪迹也没有。风踏在落叶上,红尘里的人听到自己瓦解的声音。发苍苍无语西望,有人把十月的江城吹成一地的梅花,辗转传递的尺牍,遂有了千钧的重量。


  总在毫无防备的时候发现自己孑然一身,谁也无法回避被淡忘的命运。喜筵的作用在于给你日后添一分真实的折磨。燥热的季节,许多允诺都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人却把戏装当作自己,总在落幕时才知道自己不是个受宠的演员。


  一巨卿做官时,伺候门墙者挥之不去,辞官后门庭冷落,落叶侵阶,乃悄然不乐。吕叔简叹曰:“君自炎凉,非独世态之过也。平常淡素是我本来事,热闹纷华是我倘来事。君留恋富贵以为当然,厌恶贫贱以为遭际,何炎凉如之,而暇叹世情哉?”


  天凉时何妨忘却一晌贪欢,把一觉醒来拾不起雨钱看作当然,面对越过许多溪流,在清梦甚惬的枕边掠过的秋凉,才有一份安静的感受。


  然而,能够太上忘情者毕竟很少,多的是明知春归无望仍然啼血唤春。感情上的秋凉也是无翼而来的,万条透明的丝绦滑落,雨意弥漫周身。


  秋,使男人失恋和失仕的季节,秋心抑郁成愁。与人共赏过的画扇上春景变成秋景时,怀乡病的人鹄首以望,出帆被遥望千万次,身体还在原地沮丧地发芽。


  秋,总给人许多诗料。虫声引逗,催墨入诗;凉风吹散,隐遁无迹。“枉抛心力做诗人”,不如趁晚凉,各寻归家的路。


  当秋风吹散一头秀发,有片刻的苍凉和凄然。闭门而居,情意阑珊时还能依稀记起那场盛筵,似愁无愁的闲梦中,还能耐得住那阵秋寒。


张建伟
编辑 吴玲

图片新闻